毛球

沉迷男色,无法自拔。

瞎说

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。
世界上你爱的人只能是我。
所有除我之外被你所爱的人,统统会死。
—是可怕的爱人了KK

如果你能懂part3(听歌写文,第一人称)

古穿今,第一人称视角。
(3)
疯狗这个不雅的外号,正是眼前这位仁兄给我起的。🙃可能是嫉妒我美貌的人太多了,导致后来不仅是我的敌人在叫,连我的属下也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我的权威。
我逮一个揍一个,偏偏罪魁祸首我揍不了。
不是我打不过,而是我不能打。
我认识的朱星杰一直都是坐在木制的轮椅上,说两句话咳三下,整个人都苍白的仿佛马上就要消失在天地之间,只剩那鲜红的唇,好似鲜血一般,刺得人心痛。
除了最后一次,我没有见到过他站起来的样子。
原来他站起来很高,就算身体好了毛发颜色也是淡淡的。虽然整个人还是白到发光,不过不再是发光到变得透明,而是发光到耀眼。
很帅气啊。
我低头看着自己算是干净却破烂的衣服,有些羞愧。
我与他本就是天与地,云与泥,凤凰与山鸡,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。
为什么偏要争这缘分呢?
害得他客死异乡英年早逝不够,跑到这异世还要再害他一次?
醒醒吧,你这只疯狗。
他挺好的,没你掺和,就更好了。
国师早就说过,他朱星杰在异世是大富大贵一等好的命格,虽有些许坎坷,但却不成大碍,早晚出人头地,福星高照。
我想了想,呆呆的站着。
朱星杰也很奇怪的没走,他合上嘴巴,从包里掏出一块小小的糖,递到我的面前,他想了想,说道:“这里有块儿糖,挺好吃的,你要吗?”
我看着那块糖,伸出右手捏着糖,抬起头很认真的问他:“这是给我的糖吗?”
这一刻,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,古代的他和此时的他重叠在一起。
他说,当然是送给姑娘的。
他说:“当然是给你的啊。”
我拿起糖,牢牢的握在手里。
是你自己又来招惹我的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。
(女主本质有些许变态😃

如果你能懂part2(听歌写文系列,第一人称视角)

古穿今,第一视角。
(2)
我都没想到我会再次见到他。
虽然在见到他之前我经常叫嚣着等我找到他要狠狠揍他。可在我真的见到他的时候,我退缩了。
我害怕了。
我想起那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躺在病榻的我,孤身离开的他,和最后送到我面前的染血的盔甲。
我退缩了。
他就站在我面前,可我不敢上前。
他突然动了一下,我一个激灵吓得猛退好几米。然后动作干净利索的蹲在了一个绿色的垃圾桶后面深呼吸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垃圾桶给我带来了安全感。(?
心脏砰砰的跳,可能是来到这里荒废了功夫的关系,作为一个内家高手我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。
“砰—”
是塑料瓶被扔进垃圾桶的声音。
“嘣!”
是我一惊之下猛击一拳的声音。
他站在我的侧前方,惊讶的张大了嘴。
我可以想象他把瓶子扔进垃圾桶,刚侧身想离开,那个垃圾桶就像火箭一样嘣的弹飞了。然后一个小姑娘就在垃圾桶消失的地方,蹲着马步,右手出拳,刘海遮住眼睛,宛如一个智障。
很不幸,那个智障就是我。
而目睹这一切的人,就是我舍弃一切也要找回的人。
我想我是疯了。
疯狗不是白叫的🙃





如果你能懂part1(听歌编故事系列,第一人称)

第一人称视角文。
(1)我从古代穿越来的,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历史上的朝代。
至于我怎么穿过来的,那不重要。重要的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。
我想找一个人。
此人眼距较常人略长,眼尾稍稍下垂,瞳孔是淡淡的褐色,皮肤极白,白到发光。头略大,但下巴很尖,有两个小小的尖牙。站在阳光下的时候,闪来闪去的。
晃眼的烦人。
可是见不到他就更烦人了。
我坐在马路牙子上,惆怅的拿起一个面包,咬了一口再喝口水。
我可能前没有提起我在古代的工作,所以你们可能没法体会我的惆怅。
我之前是朝廷侍卫队的头头,皇帝一家子都要靠我保护。每天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锦衣玉罗。
我后悔了。
跑到异世来捡垃圾!
啊!玉皇大帝!我是白痴吗?
狠狠地又咬了一口嚼之无味的面包,顺便瞪了一眼鬼鬼祟祟躲在右手边第二个垃圾桶后面瞅我的流浪汉。
那个流浪汉跟我对上了眼,下意识的转身跑了。
啧,胆小鬼。想抢地盘来干架啊。
我两三口吃完面包,喝了一瓶水,提起尼龙袋,晃晃悠悠的继续在我的垃圾领地回巡。
今天大概.......能挣个50块钱吧……?
(杰哥下一part就出现了。)

成文堂记事(耽美,架空历史)

一。
“岭哥,上次布置的文章给我看看呗!”周毕苍腆着脸端坐在季成的前面。
“不行。”季岭低头看书,冷冷道。
“岭哥!求你了!我要是再有一次被平夫子抓到我就死定了!岭哥~”周毕苍简直快要给季岭跪下了。
季岭被他烦的不行,这家伙老在面前扭来扭去,书都看不进去了。
他抬起头,说道:“上次就是因为你,我差点被抓到,你的生意我不做。”
周毕苍气短了,可是他可是他不能送,这时候不厚脸皮,等会可就要被扒皮了。他转了转眼珠子刚要张嘴,坐在窗边的王应就压低了声音一吼:“平夫子来了!”
正乱七八糟的孩子们立马回到座位端端正正的装起了谦谦小君子。
脚步声越来越近,孩子们坐的越发直了起来,季岭旁若无人的把《通商经略》又翻了一页。
木门吱呦一声被轻轻推开。
一身青衣的青年推门而入,手里牵着一个小小少年。
小少年就像一个陶瓷娃娃,粉雕玉琢的不像话。黑溜溜的眼珠满满的机灵和淘气。
正在热读的孩子们瞬间没了声,只剩下一头扎进圣贤书的赵贤还在埋头苦读。
“子曰…”
陶瓷娃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坐在赵贤后面的周毕苍赶紧捅了这个书呆子一把。
赵贤迷迷瞪瞪的看着四周,又不解的回头看了周毕苍一眼。
哎呀,这个臭书呆,可气死本大爷了!
周毕苍看着平夫子一脸高深莫测的也望着自己,顿觉此生无望。
看够了热闹,青衣青年,也就是成文堂的一把手平文景平夫子牵着那个小娃娃,走到了学堂前面,面带微笑的扫视了一下四周。
“从今天起,江化雨就是咱们成文堂的一名学子了。来,化雨,自己找个位子坐下吧。”
平文景双手一揣,让江化雨自己去找座位。
江化雨这个小色胚,一进门就有了目标。
就那个坐在最后靠窗位置的小哥哥。
啧啧,那身板,那脸蛋,真是好看的不得了。
江化雨朝平文景轻轻一鞠躬,脚步轻快的向漂亮小哥哥走去。
他停在季岭旁边的位置上。周毕苍抬头看着这个陶瓷小娃娃,咧嘴一笑:“小弟弟,要跟哥哥坐啊~”
江化雨甜甜一笑,向平文景说道:“夫子,化雨想坐这里。”
平文景点点头:“行吧。周毕苍你给我坐到前边来。顺便把之前布置的文章给我看看。”
周毕苍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,死到临头还妄想着能逢凶化吉:“夫子啊,不是说明天交吗……”
平文景微微一笑:“哦,你还没写啊……你是想今晚做一篇文章明天给我看吗?”
周毕苍惨白着脸搬着小书包沉重的走了。
江化雨却高兴的跳到座位上,开心的看着季岭。
“初次相见,在下江化雨,不知阁下尊姓大名。”
季岭看着小娃娃甜甜的笑着,习惯性的从他的穿着估摸了一下估计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,说不得还是官宦子弟。
一想到这里。季岭就不想和他打交道了,一如既往冷冷的道:“幸会,在下季岭。”
哎呀呀,小哥哥人美名字也好听!冷冷的样子好帅哦!
颜狗江化雨笑眯眯的想。
来到乡下也挺好哒!

一把唐纸伞2(晴明和唐纸伞妖)

(二)唐纸伞妖的秘密
唐纸伞妖是很菜的式神。
按照常理来说,唐纸伞妖是不用画符也可以召唤出的低级式神。而且,画符是召唤不出唐纸伞妖这种低级式神的。
所以安倍家的人都觉得,晴十三被下套了,比如被人换了符纸什么的……
“哎哎!我说你听没听我说话啊!”源博雅一弓就要甩到晴十三的帽子上。
晴十三眼皮都没抬一下,扇子轻轻一抵,稳稳的拖住了源博雅的后羿弓。
“别天天听外面的闲言乱语,你今天的字抄了吗?”
“哎!你说说你,我博雅大人好心好意来提醒你,这可都是我偷听我妈他们说的……”
晴十三翻了个白眼,一个言灵缚,锁住了源博雅,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小厅。
感觉很闲的晴十三决定去看看昨天召唤出的小妖怪。

唐纸伞妖正在晒太阳。他把小伞完全的撑开了,半眯着大眼睛,迷迷糊糊得快要睡着了。
晴十三悄悄的走进结界,鬼鬼祟祟的打量了伞妖半天。
越看越觉得这个小妖怪不简单,感觉和一般的伞妖不一样啊!
想到就做是晴十三的优点之一,于是他二话不说,掏出一个符,食指一弹,口中念念有词。
只见那道黑色的符恰好贴在伞妖眼睛的上方,随着晴明口中的念词发出刺眼的光。
可是奇怪的是,小伞妖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陷入了沉睡。
光芒闪过,地上却好像是换了一只妖。
晴十三轻轻的叫了声:“伞妖大人?”
地上的人带着鼻音的应了一声,慢慢直起了身子。
……
卧槽槽槽!
红色的瞳孔里映出了晴十三的身影,伞妖立马站了起来,黑发被随手捋到了耳后。
少女亭亭玉立的站在面前, 抬起头,特别天真无邪得问了句:“主人,您在找在下吗?”
等等?
“你是男的?”
伞妖脸一红:“主人,在下当然是男的!”
……
“那你怎么穿女人的衣服……”
“在下……”还不等伞妖说完,从门外就传来博雅咋咋呼呼的大嗓门。
“我说个臭十三,小爷好好跟你说话呢,你……!”
源博雅可疑的看着空荡荡的结界:“什么鬼?明明就说在这里来着……”又探头探脑的望了望“怎么连那个小式神也不在!哎!气死本大爷了!”
晴十三看着源博雅走了,才松了一口气,低头看看迷茫的小伞妖,轻轻的笑了:“好险。”
你真实的样子,只有我知道。

一把唐纸伞(晴明 X唐纸伞妖)

(一) 晴十三的式神
  晴十三是安倍家的天之骄子。就是那种从小法力很高,备受瞩目的天才之类很酷炫的存在。
  而今天,是晴十三召唤第一只式神的日子。对于整个安倍家来说,算是个凑热闹大日子。
  说到这里,不得不介绍一下安倍家的传统了。 安倍家作为平安城有名的阴阳师家族,族下旁支繁多,每年都会从下族选出天赋异禀的安倍家少年,进入族学,接受阴阳师的系统教育。所有在族学修行过的安倍族人,都有资格挑战族长的位置,成为安倍族长——安倍晴明。 晴十三抽到的序号就是十三,所以他叫十三。所有人都觉得晴十三肯定会召唤出很厉害的式神。比如像上一级的晴五,召唤出了SSR级的酒吞童子。背着一个酒虎葫芦的高壮男子,邪邪的看着众人,让人不禁背脊一凉。 并且啊,据说这个晴十三的初始法力比晴五还高,甚至和那个传说中晴明大人颇为相似……所以说!肯定会召唤出什么大家都没见过的特别厉害的式神!比如茨木童子之类的……
  晴十三看着前面一个人召唤出了一只SR的犬神,然后大家那兴高采烈的模样,突然感到有些无聊。唉,早点抽完回去睡觉吧。他努力睁开没睡醒的眼睛,慢悠悠的走上召唤台,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画出了一个五角星,然后轻喝一声,黯淡的符纸霎时间光芒大盛。
  众人屏住了呼吸。
  一个尖尖冒了出来,紧接着是一只大大的眼睛,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。
  一把伞冒了出来。
  头是一把伞,身子却是普通人类的身子,白色的和服下摆,是浪花的花纹。
  这,这是……
  "唐纸伞妖!"一个人大喊。
  什么?唐纸伞妖?那个特别没用的N级式神?不用画符就能召唤出来的只能当做进阶素材的唐纸伞妖?
  就这么个玩意儿,是晴十三的第一只式神?
  仿佛感受到了众人的鄙夷不屑和恶意,小小的唐纸伞妖轻轻的颤抖着,大大的眼睛不安的看着周围,小手篡的紧紧的,却努力的直起了身子,清亮的声音从伞里传出来:"你就是我的主人吗?"
  晴十三本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刚刚被他召唤出来的低级式神,突然觉得心情不错。
  他微微低下头,颇感兴趣的轻轻掀了掀伞妖的伞盖子,微微惊讶的说:"咦,竟然是空的!"
  "喂!你!你干嘛掀我的头啊!"伞妖稍稍有些生气了,白色的伞脸纸上染上了些许粉红色。
  晴十三噗嗤一声的笑了。他轻轻的摸了摸小伞妖的尖尖,用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语气说:"以后就劳您保护我啦!伞妖大人。"
  小伞妖抬起头,看着晴十三,眼睛睁得大大的,白色的伞纸又悄悄的染上了粉红色。
  小伞妖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是他的心里已经偷偷的做下了一个约定。
  想要用尽自己的一切,保护这个人。
  他笑起来,可真好看。比樱花姐姐的樱花还好看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