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球

沉迷男色,无法自拔。

成文堂记事(耽美,架空历史)

一。
“岭哥,上次布置的文章给我看看呗!”周毕苍腆着脸端坐在季成的前面。
“不行。”季岭低头看书,冷冷道。
“岭哥!求你了!我要是再有一次被平夫子抓到我就死定了!岭哥~”周毕苍简直快要给季岭跪下了。
季岭被他烦的不行,这家伙老在面前扭来扭去,书都看不进去了。
他抬起头,说道:“上次就是因为你,我差点被抓到,你的生意我不做。”
周毕苍气短了,可是他可是他不能送,这时候不厚脸皮,等会可就要被扒皮了。他转了转眼珠子刚要张嘴,坐在窗边的王应就压低了声音一吼:“平夫子来了!”
正乱七八糟的孩子们立马回到座位端端正正的装起了谦谦小君子。
脚步声越来越近,孩子们坐的越发直了起来,季岭旁若无人的把《通商经略》又翻了一页。
木门吱呦一声被轻轻推开。
一身青衣的青年推门而入,手里牵着一个小小少年。
小少年就像一个陶瓷娃娃,粉雕玉琢的不像话。黑溜溜的眼珠满满的机灵和淘气。
正在热读的孩子们瞬间没了声,只剩下一头扎进圣贤书的赵贤还在埋头苦读。
“子曰…”
陶瓷娃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坐在赵贤后面的周毕苍赶紧捅了这个书呆子一把。
赵贤迷迷瞪瞪的看着四周,又不解的回头看了周毕苍一眼。
哎呀,这个臭书呆,可气死本大爷了!
周毕苍看着平夫子一脸高深莫测的也望着自己,顿觉此生无望。
看够了热闹,青衣青年,也就是成文堂的一把手平文景平夫子牵着那个小娃娃,走到了学堂前面,面带微笑的扫视了一下四周。
“从今天起,江化雨就是咱们成文堂的一名学子了。来,化雨,自己找个位子坐下吧。”
平文景双手一揣,让江化雨自己去找座位。
江化雨这个小色胚,一进门就有了目标。
就那个坐在最后靠窗位置的小哥哥。
啧啧,那身板,那脸蛋,真是好看的不得了。
江化雨朝平文景轻轻一鞠躬,脚步轻快的向漂亮小哥哥走去。
他停在季岭旁边的位置上。周毕苍抬头看着这个陶瓷小娃娃,咧嘴一笑:“小弟弟,要跟哥哥坐啊~”
江化雨甜甜一笑,向平文景说道:“夫子,化雨想坐这里。”
平文景点点头:“行吧。周毕苍你给我坐到前边来。顺便把之前布置的文章给我看看。”
周毕苍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,死到临头还妄想着能逢凶化吉:“夫子啊,不是说明天交吗……”
平文景微微一笑:“哦,你还没写啊……你是想今晚做一篇文章明天给我看吗?”
周毕苍惨白着脸搬着小书包沉重的走了。
江化雨却高兴的跳到座位上,开心的看着季岭。
“初次相见,在下江化雨,不知阁下尊姓大名。”
季岭看着小娃娃甜甜的笑着,习惯性的从他的穿着估摸了一下估计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,说不得还是官宦子弟。
一想到这里。季岭就不想和他打交道了,一如既往冷冷的道:“幸会,在下季岭。”
哎呀呀,小哥哥人美名字也好听!冷冷的样子好帅哦!
颜狗江化雨笑眯眯的想。
来到乡下也挺好哒!

评论